湖北省测绘地理信息局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因为热爱 所以执着

——记长江空间信息技术工程有限公司(武汉)遥感数字工程院技术骨干高何利

来源:长江空间信息技术工程有限公司(武汉) 发布时间:2018-03-07 阅读次数:【字体:

新年伊始,长江空间信息技术工程有限公司(武汉)(以下简称“长江空间公司”)传来好消息,该公司遥感数字工程院地图制图高级技师高何利入选第三届“湖北省首席技师”,成为湖北测绘地理信息行业为数不多获得此称号的高技能人才。

2011年、2013年,高何利连续参加了两届省级职业技能竞赛,分别取得了摄影测量项目个人三等奖和地图制图项目第一名的好成绩。在代表湖北参加2013年全国竞赛时获个人第三名,保持着我省迄今为止地图制图项目全国竞赛的最好成绩。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他获得了湖北五一劳动奖章、湖北省行业技术能手、全国技术能手、全国青年岗位能手、全国测绘地理信息技术能手等多个荣誉称号。究竟是怎样的技能让他一次次从竞赛中脱引而出,这些超群的技能又是怎样练就的呢?带着这些疑问,我拨通了高何利的电话。“采访啊,我现在还在重庆忙项目呢,要不,过完年再说吧。”电话里刚刚说明来意,高何利就不假思索的拒绝了,心里小小不快的同时,让我对这个高级技师也越发产生了好奇。农历腊月二十七,打听到高何利刚刚从重庆返回武汉,我立马冲到长江空间公司,总算是堵到了这个大忙人。

高何利,出生在内蒙古的北方汉子,30多岁的他并不像其他的外业人一样皮肤黝黑,白净的脸庞配上无框眼镜,再加上中等身材,看起来满满的书生气。在问及他所取得成绩时,高何利总是腼腆笑笑,然后操着一口带家乡味儿的普通话说“这没什么”“不太记得了”“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佛系的回答几度让采访搁浅,进展并不太顺利。采访一直持续了四五个小时,在高何利断断续续的讲述里,在同事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回忆中,一个鲜活的高何利才展现在我的脑海里。

“不务正业”的作图员

2003年,刚从黄河水利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高何利,进入长江空间公司,成为下属遥感数字工程院一名普通的内业作图员。“刚上班那会儿,感觉在学校学的知识不够用。内业画图,人家一幅图三天就画完了,我要一个礼拜,而且画的质量也不好,检查的时候会提出很多问题,需要返工修改。”刚参加工作那会儿,高何利所在的部门正承担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1:1000地形图测量》项目的内业工作,项目工作量大,时间又紧张,因此部门的每个人都被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作为新手的高何利更是如此。“一次画不好就画两次,别人三天能画完,我就多加点班。”从那个时候开始,高何利就成了他们部门的加班狂。“那几年,高工是我们加班休息室的常客,一个礼拜好几个晚上都在这儿,经常是吃碗方便面就画一个通宵。”没过多久,高何利的绘图效率加快了,质量也是越来越好。

可正当大家都一门心思的投入项目,忙的没日没夜的时候,高何利却放慢了自己的绘图速度。“我们那会儿项目特别赶,天天加班,可是高工每次加班,研究的都是一些计算机编程方面的书,好多同事都不理解。”直到有一天,高何利给同事们的CAD绘图软件安装上了一个小插件,同事们才明白过来。“用了之后我们才知道,高工是结合测绘专业的需求,对CAD进行了优化,这个小程序可以对点线矛盾、相交打折这些问题进行自动检查,用了之后,我们的工作效率提升了10%都不止。”回想起十多年前的事情,围坐在一起的同事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可高何利的面色却看不出什么波澜。“这是你自己编制的第一个小程序,还记得当时完成之后的心情吗?”我故意将问题抛给高何利,想让他多谈谈自己的感受。“不记得了。”高何利想了想,如此回复我。“还记得些什么呢?”“我上学的时候就对编程特别感兴趣,自学了计算机,还考了二级和三级证书,没想到上班之后就用上了。那个时候研究这些东西可带劲儿了,一晚上不睡觉都不觉得困。”“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做这些小程序呢?”“那个时候刚参加工作,画图的时候遇到了很多问题,我琢磨这些问题的时候,就想着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够解决,自己看了点书,动手尝试了一下。我也不是说有多能干,就是遇到了问题的时候多想了一些,解决了一些小问题。”

正是高何利研发的这个“小程序”帮助同事们顺利完成了当年的那个重要项目,而解决的这些“小问题”,也为他和同事们带来了看得见的高效率和好收益。这种“遇到问题多想一些”的好习惯,也犹如一粒种子在高何利的心里渐渐生根发芽,最终长成了一株“解决问题”的生命之树。十多年来,高何利一直从事遥感测绘工程项目4D产品的生产,凭借着“善于发现问题,积极寻求解决问题最佳途径”的工作作风,他一路从最初的普通绘图员,成长为技术骨干,再到后来的国家攻关项目负责人,在南水北调库区界桩测量、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武汉市连续运行卫星定位服务系统基准站与城市高程系统融合测绘、三峡库区后续工作规划1:2000地形图航测成图、遥感解译等多个重大项目中,多次利用GPS技术、数据库软件开发、嵌入式应用软件开发、CAD/GIS应用软件开发、AutoCAD二次开发等小创新,综合解决工作中遇到的难题,不断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为单位带来了良好的效益。与此同时,注重人才培养的长江空间公司也积极在单位营造这种自主创新意识,自2010年开始公司就专项设置了创新奖,鼓励单位的年轻人在工作中通过改进,提高生产效率和质量,为创新的种子提供孕育成长的土地,最终收获了丰硕的果实。仅高何利所在的遥感数字工程院年产值就从最初的不到600万元,一路飙升到如今的3000多万元,职工收入也翻了几番。 

一丝不苟的带头人

作为一名技术人员,高何利对技能的钻研,并没有满足于那些小程序的开发,凭借着对事业一丝不苟、不懈追求的韧劲儿,高何利又为自己开辟出了一片更为广阔的新天地。2012年,为了满足市场需求,高何利与另外两位同事一起,揽下了为单位组建无人机航空摄影生产队伍的任务,踏上了一条依托先进技术手段为事业谋求更大发展的探索之路。那个时候的高何利,对于无人机的了解,仅仅停留在听说的阶段,具体作业流程怎么操作,数据处理需要注意哪些内容,工作中接连冒出来的一个个问题,在让小组成员们一筹莫展的同时,也勾起了高何利那股子“爱琢磨”的钻研劲儿。那段时间,高何利查阅了大量的相关资料,还有弄不明白的,就给有经验的老同学们打电话仔细询问。凭借着扎实的技术功底,高何利团队在通过两个多月的自学和简短的技术培训之后,就带上无人机开始了他们的首航之旅。2013年夏天的重庆涪陵,随着高何利一记漂亮的抛射,固定翼无人机展翅飞上了湛蓝的天空,按照航线完成拍摄后,又稳稳地落回了地面。而此时,高何利的神情依旧紧张,他深知航拍数据对后期成果精度影响很大,此时的首航的任务仅仅只是成功了一半,一直到打开电脑看到航拍回来的数据后,他紧锁的眉头才稍稍舒展,用一个舒心的微笑向同事们互道着首航的成功。

一次成功的首飞,却并没有为高何利和同事们带来更多的好运气,没过多久,在执行云南普洱地区莫扎特水电站的航拍任务时,刚飞出去没多久的无人机就一下子栽进了老林,翻了几个山头找回来的却是再也不能使用的残骸。“几十万的设备,一下子就没了,心里很难受。那个时候领导特别支持我们,说是都知道无人机有风险,一点儿都没责备我们。”领导宽慰的话语,却让高何利身上的担子压得更沉了。痛定思痛,那次事故之后,高何利拉着同事反复琢磨造成飞机事故的原因,对待之后的航摄任务,也是更加的认真谨慎了。通过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高何利团队对飞机的每一个部件越来越熟悉了,对每次飞行任务都有了更加清晰地认识,除了严格按照操作步骤认真工作之外,他还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航飞参数,并根据不同的地区、海拔、环境、天气等因素不断调整,完成了不少飞行团队完成不了的任务。2016年,高何利带领团队来到了非洲的安哥拉,为当地400公里输变电项目进行线路勘测。项目区域地处非洲大陆高原地区,人烟稀少,植被茂密,分布大面积沼泽地,部分地区还遗留下内战时期的地雷,因此项目难度和危险性都很大。根据输变电线路的带状分布情况,高何利利用无人机条带航线设计工具,尽量将飞行架次设计成直线段,并且运用“拐弯辅助”功能,有效避免了无人机改变飞行方向对航摄质量的影响。而在控制点布设方案中,除了常规的布设之外,团队还在航线拐弯处加布三个控制点,最大可能提高产品的精度和质量。为了进一步确保数据质量,高何利和同事们在当地对每个架次的数据进行现场质检,整个拍摄任务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一直到2017年春节过后,高何利团队才带着2万多张影像回到了武汉。

没过多久,高何利的航摄团队来到了西藏林芝境内,为易贡湖项目进行航摄任务。测区地处高海拔、高山峡谷地区,而且5月是当地的雨季,任务期间不仅下雨频繁,而且风速大且风向不定,云层较低,环境非常不利于无人机飞行。在对当地藏区气候、地形、环境及飞行场地等进行了精心研究后,高何利认真准备着飞行前的各项工作,抓住一切飞行窗口,采用多种飞行方案,最终克服了种种不利因素,经过9架次的飞行,获取高清影像1000多张,航摄面积81平方公里,圆满完成了无人机航摄任务。而此次项目无人机最高作业高度达到4000米,为高何利团队带来了无人机组高原航测飞行的宝贵经验。

截至目前,高何利团队的成员已经从最开始的3个人增加到现在的9个,拥有固定翼无人机四台,每年的任务量也从几百平方公里,增长到了2017年的2200平方公里。2015年,长江空间公司创建了“高何利创新工作室”,高何利的身上又增加了一项带队伍的艰巨任务。在培养新人上,高何利的态度依然是一丝不苟的。“跟我出去做过项目的小伙子都知道,在我这里没有差不多这个说法。飞机组装时哪怕只是一个螺丝没弄好,或者抛飞机的时候,手势角度一点点不注意,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在问到今后的打算时,高何利说到“第一目标就是能够平安的把项目做完,再就是多想想怎么样提升数据质量吧。”

痛并快乐的“单身汉”

在高何利工作的遥感数字工程院,偶尔有关系好的同事调侃,说他之所以有那么多时间搞钻研、搞创新,是因为老婆不在身边的原因,戏称他为隐形的“单身汉”,对于这个玩笑,高何利只能一笑代之。“我老婆也是河南那边测绘院的,他们那里的男同志也是天天在外面跑,她还是能够理解我的。”在谈到自己的家庭时,高何利刚开口声音便哽咽了,尽管努力想平复自己的情绪,可蒙住双眼的手边,还是悄悄落下了一行酸涩的泪水,随后是久久的沉默。头一次看到高工落泪,围坐在周边的同事们尽管惊讶,但却都不约而同的装作不经意,悄悄移开了视线,因为只有朝夕相处的他们,才能够真切体会,与妻子两地分居十一年里,高何利所经历的那些心酸和苦累。

高何利和妻子是大学同学,也是同学间唯一一对儿从校园一直牵手走到现在的模范夫妻。正如高何利所说,妻子了解测绘专业的特点,所以她特别理解和支持丈夫的工作,一个人在河南独自承担了照顾老人和抚养孩子的重担,而且这一做就做了十多年。“最困难的时候是2013年前后,那个时候孩子才两三岁,老是呼吸道有问题,每年去医院好多次,一去医院,老婆心情不好,会打电话来发牢骚。但是只要孩子病好了,她也就好了。”每到这种时候,高何利一方面牵挂着孩子的病情,一方面回想着妻子的数落,时常因内心备受煎熬而整晚整完的睡不着觉。这种深深的自责感,不仅是对善解人意的妻子,更是对从生下来就没照顾过几天的儿子。“我错过了儿子很多的第一次,也错过了他很多重要的成长阶段,长期不在一起,孩子对我都不是特别亲。”“那你是怎么调整自己的呢?”“也没怎么调整,尽量的多想想项目的事情,多投入精力到工作上,时间久了也就过去了。”高何利用事实验证了他的说法。在儿子出生那年,高何利不仅按时按量完成了日常工作,还在湖北省第二届测绘行业职业技能竞赛中荣获了摄影测量项目团体二等奖、个人三等奖的好成绩,并在同年顺利通过了国家注册测绘师考试。2012年,他开发的《航空摄影测量辅助软件》荣获了长江委水利行业技术技能创新大赛二等奖。2013年,他在湖北省第三届测绘行业职业技能竞赛中,荣获地图制图项目个人一等奖,并代表湖北省参加全国比赛获全国第三名。他用工作来填满那颗愧疚的心,用一个又一个奖杯和证书来感谢妻子和儿子的理解和支持。

与此同时,高何利的成绩和荣誉也得到了工作单位的高度肯定。自高何利开始,长江空间公司制定了专门的激励政策,将工作中勇于创新、有所成就的优秀员工由派遣员工吸纳为正式职工,力求在测绘行业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在单位营造积极向上、肯学爱钻的良好氛围,不断提高员工能力,提升单位竞争实力。

“荣誉这些东西我看的并不重要,对于工作创新,我觉得能够在单位做一点自己应有的贡献,是应该的,也是挺有意义的。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让别人认可自己,我觉得这样就足够了。”在采访的最后,高何利说了一段这样的话语,听似平淡无奇,却如一股清泉流进了我的心里。在这清泉的叮咚声中,我仿佛看到了高何利绘图时全神贯注的样子,看到了他在测区摆弄无人机时的专注神情,也看到了他眼中对测绘事业的执着,以及他心里对事业无法言喻的热爱。(唐玥 曹曦)